唐僧取經的真相

  • A+
所屬分類:西游解讀

一般人看《西游記》會有個疑惑:孫悟空一個筋斗十萬八千公里,去西天取經易如反掌,為什么非要帶上唐僧這個柔弱和尚呢?一路上沒什么幫助不說,有時候還拖后腿。

于是有人分析是因為唐僧過去是佛祖座下弟子,是自家人,所謂肥水不落外人田,就算再沒本事,也要強推上位。

這是典型的官本位思想,顯然大大拉低了《西游記》的格局。《西游記》之所以能稱為四大名著,立意肯定深刻無比,絕不僅僅是映射社會現狀,和戲說歷史上真實發生過的玄奘取經那么簡單。

《西游記》到底說什么,不了解佛教的人其實很難知道,在第十二回“玄奘秉誠建大會,觀音顯象化金蟬”中,觀音菩薩來長安找到正在主持法事的唐僧

玄奘聞言,心中大喜,翻身跳下臺來,對菩薩起手道:“老師父,弟子失瞻,多罪。見前的蓋眾僧人,都講的是小乘教法,卻不知大乘教法如何。”菩薩道:“你這小乘教法,度不得亡者超升,只可渾俗和光而已。我有大乘佛法三藏,能超亡者升天,能度難人脫苦,能修無量壽身,能作無來無去。”

菩薩的這句話,點明了《西游記》的立場:唐僧西游,就是一場回小向大的歷程。東土有沒有佛法?有,但不過是“誦經超度,參禪打坐”的小乘,最多也就“渾俗和光”而已。

這個詞語字面意思是和稀泥,打馬虎眼,以佛教來說就是只能得到一些天人福德。

唐僧禪定的工夫很深,這在后來車遲國與三個道士斗法的時候有所體現。

三藏道:“我幼年遇方上禪僧講道,那性命根本上,定性存神,在死生關里,也坐二三個年頭。”

厲不厲害?然而平時一遇到事,唐僧卻是最害怕不安的那一個。

這就不讓人不想到兩千多年前的悉達多太子,出家修到最高的非想非非想定,仍覺不能解脫煩惱。然后轉而放棄禪定,去修苦行去了。

關于這個重大的轉變,我在之前的文章(那一天,他從云端走下,低到塵埃里)詳細解釋過,是因為太子出身高貴,沒有真正吃過苦,觸及不到煩惱的根本,所以遲遲不能悟道。六年苦行是太子入煉獄重塑心性的過程。

延著這個思路,唐僧經歷九九八十一難就不難理解了。他是十世的和尚,幾乎每一世一出生都在廟里,過著不食人間煙火的生活。這跟年輕時的悉達多太子相似,雖為離苦而修,但并不知道人間苦楚。

回小向大,就必須踏出舒適區!

這不是看經就能領悟得到的,就算觀音菩薩自己把大乘經典帶到東土也沒什么用,人們還是以小乘心對待。必須得有人親身去歷練,在磨難中一步步提升到大乘心,與大乘經相應,這樣回來以后才有能力去教化眾生。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