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金釵,你最喜歡誰?

  • A+
所屬分類:紅樓解讀

十二金釵,你最喜歡誰?

許多人會問:“《紅樓夢十二金釵,你最喜歡誰?最不喜歡誰?”

林語堂說:“最喜歡探春,最不喜歡妙玉。”

每個人心中或許都有“最喜歡”和“最不喜歡”。

反復看了二三十次《紅樓夢》,我不敢回答看來這么簡單的問題了。

人生看來很簡單,卻很難說“喜歡”或“不喜歡”。

探春是賈政的女兒、寶玉的妹妹,她的母親是趙姨娘,一個丫頭出身的妾。因為卑微的出身,趙姨娘似乎總是憤憤不平,嫉妒他人,總覺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也把這委屈轉化成報復他人的惡毒言語或行為,連自己親生的女兒——探春,也不例外。

探春聰明、大器,極力想擺脫母親卑賤的出身牽連,她努力為自己的生命開創出不同于母親的格局。她處事公正不徇私,曾經在短時間代理王熙鳳管理家務,有條不紊,興利除弊,展現了她精明干練的管理才能。

林語堂深受歐洲啟蒙運動影響,重視個人存在的自由意志,重視個人突破環境限制的解放能力。

林語堂一定喜歡探春,探春是他尊崇的生命典型。

但是妙玉呢?

妙玉是一個沒落官宦人家的女兒,因為家道敗落,不得不出家為尼,她寄養在賈家的寺廟中,看來是修行,當然心中積厭著不可說的渾濁的苦悶。妙玉孤傲,看不起俗世的人,對鄉下來的劉姥姥嗤之以鼻,她有嚴重的潔癖,孤芳自賞。這樣的性格,即使在今日,恐怕也很難有朋友,在世俗社會總是招人嫌怨。

但是,《紅樓夢》的作者很委婉地使人感受到妙玉潔癖背后隱藏的熱情,她極愛寶玉,但她的愛是不可能說出口的。她的孤芳自賞是一種怕受傷的保護,像最柔軟的蛤蜊,往往需要最堅硬的外殼來防衛。

妙玉的不近人情,正是一種防衛的硬殼。

我們能夠“不喜歡”妙玉嗎?我們能夠嘲笑妙玉嗎?

紅樓夢》的作者沒有“嘲笑”,只有“悲憫”;沒有“不喜歡”,只有“包容”。

《紅樓夢》的作者引領我們去看各種不同形式的生命,高貴的、卑賤的、善良的、殘酷的、富有的、貧窮的、美的、丑的。

《紅樓夢》的作者通過一個一個不同形式的生命,使我們知道他們為什么“上進”,為什么“潔癖”,為什么“愛”,為什么“恨”。

生命是一種“因果”,看到“因”和“果”的循環輪替,也就有了真正的“慈悲”。

“慈悲”其實是真正的“智慧”。

《紅樓夢》使讀者在不同的年齡領悟“慈悲”的意義。

“慈悲”并不是天生的,“慈悲”是看過生命不同受苦的形式之后,真正生長出來的同情與原諒。

《紅樓夢》是一部長篇小說,但是《紅樓夢》的每一章、每一回可以單獨當成一個短篇小說來看待。

許多年,《紅樓夢》在我的床頭,臨睡前我總是隨便翻到一頁,隨意看下去,看到累了,也就丟下不看。

事實上,《紅樓夢》并沒有一定的“開始”,也沒有一定的“結束”。

如同我們自己的生活,即使瑣瑣碎碎、點點滴滴,仔細看去,也都應該耐人尋味。

《紅樓夢》最迷人的部分全在生活細節,并不是情節。

因此,每天能閱讀一點就閱讀一點,反而可能是讀《紅樓夢》最好的方法。

《紅樓夢》讀久了,會發現自己也在《紅樓夢》中,有時候是黛玉,喜歡孤獨;有時候是寶釵,在意現實的成功;有時候是史湘云,直率天真,不計較細節。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