襲人的賢良和心機

  • A+
所屬分類:紅樓解讀

《紅樓夢》里,襲人最重要的品行便是“賢”,能在曹公擬定的回目里占到“賢”的考語,其實并不容易,通觀回目,也只有寶釵可與之比肩。襲人的賢y良識大體在府里是出了名的,可是這個名聲并不是一蹴而就的。

襲人原先是賈母的丫鬟,出場時,已被賈母給了寶玉,“這襲人有些癡處:伏侍賈母時,心中眼中只有一個賈母;今跟了寶玉,心中眼中又只有一個寶玉。”

能做到這并不容易,賈府的丫鬟多,像這樣心地純良,恪盡職守的丫鬟并不多,“襲人”算一個,“鴛鴦”算一個,“紫鵑”算一個,“平兒”算一個。

襲人厲害就在于深諳做丫鬟之道,她模糊地認為業務純熟了自己在主子面前的存在感就強,主子一時半刻也離不開,自然會有意想不到的好處。她的地位便是在事無巨細的妥貼滲透到寶玉生活的點點滴滴中一點點夯實的。

寶玉要去上私塾了,“襲人早已把書筆文物收拾停妥”“大毛衣服我也包好,交給小子們去了。學里冷,好歹想著添換,腳爐手爐也交出去了,你可逼著他們添。”這一番嘮嘮叨叨,瑣瑣碎碎的貼心,直把寶玉說得牽腸掛肚起來,一迭聲地叮囑“別悶死在屋里,長和林妹妹一處去玩耍才好”。

夏日大中午的,別的丫鬟橫三豎四的都在睡覺,獨獨襲人坐在熟睡的寶玉身旁,手里繡著寶玉的肚兜,傍邊放著一柄白犀塵為寶玉驅逐一種能從紗眼里鉆進來的,人眼看不見的,咬一口猶如螞蟻叮的小蟲子。連寶釵都笑她“過于小心了”。

還是夏日大中午的,寶玉被老爺叫去會賈雨村,出來慌忙不曾帶扇子,襲人也會著急忙慌地頂著大毒日頭一路追上去將扇子當一件要緊物件奉上。

賈敬殯天,寶玉需得天天過寧府去守孝,偶回怡紅院,又是玩的玩,乘涼的乘涼,打盹的打盹,只有襲人躲在里間為寶玉打結子。寶玉看她辛苦,讓她也和眾人或玩笑或歇息,襲人說:“我見你帶的扇套,還是那年東府里蓉大奶奶的事情上做的。那個青東西,除族中或親友家夏天有喪事才帶得著,一年遇著帶一兩遭,平常又不犯做;如今那府里有事,這是要過去天天帶的,所以我趕著另作一個。”何等經心,何等細致,晴雯針線活好,是斷慮不到這上頭的。

難怪寶玉挨打之后,王夫人要喚一個人過來問問寶玉的情況,襲人趕過去了,王夫人會說:“你不管叫個誰來也罷了,又丟下他來了,誰伏侍他呢。”

榮府元宵開夜宴,襲人因熱孝在身,不便跟著寶玉,賈母責怪襲人“拿大”,立馬不僅有王夫人解釋,又有鳳姐笑回:“那園子里頭也須得看著燈燭花爆,最是擔險。這里一唱戲,園子里的誰不來偷瞧瞧,他還細心,各處照看。況且這一散后,寶兄弟回去睡覺,各色都是齊全的。若他再來了,眾人又不經心,散了回去,鋪蓋也是冷的,茶水也不齊全,便各色都不便宜。”你聽聽,在鳳姐嘴里,襲人一個人身兼數職,既能看護好屋子,又能整理好寶玉內務,供應好寶玉茶水,別的丫鬟都好似吃干飯的,而聽了這話的賈母竟然頻頻點頭,襲人的服侍到位賈母是親身體驗過的,不過也沒想到襲人業務上又精進了,讓賈母為寶玉被照顧的是否妥貼放了好大一心。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